威尼斯wns1555今年一、二季度日本经济分别环比增长0.5%和0.05%,2017年度最初计划额为增长11.2%

作者:威尼斯wns    发布时间:2020-03-04 18:37    浏览:85 次

[返回]

原标题:日本大企业2018财年设备投资继续增加新华社东京8月2日电(记者钱铮 马曹冉)日本政策投资银行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大企业2018财年(截至明年3月)计划中的国内设备投资额比上一财年增加21.6%,为1980财年以来最高增幅。如按计划完成,日本大企业设备投资将连续第七年实现增长。根据日本政策投资银行当天发布的《全国设备投资计划调查》报告,2018财年大型制造业企业计划中的设备投资额比2017财年实际投资额增加27.2%。这主要是由于运输机械投资增加以及化学和非铁金属行业针对车载电池、电子零部件生产的投资增长等。非制造业设备投资额有望增长18.5%。这主要是由于运输业用于完善铁路和物流设施方面的投资增长明显,以及临近2020年东京奥运会,酒店、主题公园等与游客入境消费相关领域的投资增长。该报告基于6月份对2059家资本金在10亿日元(约合890万美元)以上大企业的问卷调查。

日本经济今年上半年的成绩单业已出炉,二季度几近零增长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分析认为,日本国内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意愿双双低迷是日本经济增长停滞的主要原因。而随着日本政府提振经济政策手段局限性增加,日本经济复苏之路可谓布满荆棘。

日本政策投资银行8月1日公布的2018年度设备投资计划调查显示,所有行业的日本国内投资为19.7468万亿日元,比2017年度的实际投资高出21.6%。增长率创下自1980年度以来时隔38年的新高,并且连续7年保持增长。        在日本,纯电动汽车(EV)的研发全面开展,化学和机械等广泛领域增加相关投资。城市地区的大型再开发也在持续,拉动高水平的设备投资。        该调查于6月进行,向注册资金在10亿日元以上的3240家企业发出问卷,得到了2059家的回答。回答率为63.5%。        在迄今为止的调查中,存在计划数字大于实际投资额的倾向。2017年度最初计划额为增长11.2%,但实际仅增长2.3%。原因是企业调整了计划,或者是工期推迟。尽管如此,根据过去的趋势,预计2018年度有望实际增长10%左右,仅次于1990年度(14.9%)的水平。        从计划额的详细情况来看,预计制造业将增长27.2%。随着纯电动汽车的研发和产品陆续转型,设备投资和研发投资将会增加。非制造业的计划投资增长18.5%。除城市地区持续进行大型再开发外,由于网购的兴起,物流设施的建设也在陆续展开。

2016年7月29日,在日本东京,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出席新闻发布会。

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二季度日本经济分别环比增长0.5%和0.05%,按年率计算分别增长1.9%和0.2%。拉动经济增长的两项关键指标均发挥不佳。其中,个人消费一季度在新年打折季等刺激下环比增长0.6%,但二季度则仅环比增长0.2%;企业投资更是连续两个季度环比下滑,降幅分别为0.7%和0.4%,令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推动企业投资增长的各种努力打了水漂。

个人消费占日本GDP比重高达60%,该指标自2014年提高消费税以来持续低位增长,成为拖累日本经济复苏的主因之一。今年春季劳资谈判时日本大中型企业对涨薪态度消极,因此日本国民对生活前景悲观,通缩预期大为增加。

根据日本总务省数据,6月份日本家庭月均支出连续第四个月同比下滑,日本央行数据则显示日本家庭现金和存款余额在截至3月底时出现同比上涨,凸显日本国民对本国经济前景的不信任。对此,日本2016年度经济财政白皮书也指出,日本工薪家庭对未来的不安全感加重,特别是户主年龄39岁以下抚养孩子的工薪家庭即使收入增加也不愿消费的倾向尤为明显。

此外,日本家庭可支配收入减少也是个人消费低迷的主要原因之一。日本民间智库日本综合研究所的一项估算表明,剔除税金和社会保险费后,目前日本家庭实际可支配收入与安倍经济学实施前的2012年基本持平。其中,各项保险费率和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不断上调加重了日本国民生活压力。特别是未满35岁的日本年轻群体的消费态度趋于谨慎和保守,年收入在200万日元以下的日本贫困工薪阶层人数也较2013年有所增加。

2016年8月8日,在日本东京,一名男子观看一块电子股指显示屏。

另一方面,被日本政府视为经济增长引擎的企业投资表现不佳,同样拖累日本经济增长。虽然以安倍晋三为首的日本政府制定了法人税下调计划,日本央行也在年初推出负利率政策,但效果不尽如人意,日本企业投资与去年下半年反差明显。去年三、四季度,日本企业投资分别环比增长0.7%和1.2%。

日本企业投资难现增长,一是日元升值导致出口不利,二是日本企业缺乏对本国经济稳定增长的信心。日本2016年度经济财政白皮书指出,2015财年日本企业经常利润达到历史最高的71万亿日元,企业投资则从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约51万亿日元降至约43万亿日元。2015财年企业利润增长,更多源于当时日元贬值及企业削减成本的努力,销售和生产对其贡献度较小。

这在今年二季度日本汽车生产商发布的企业财报中也有所体现。在日元持续升值、熊本地震及燃效造假等内外因影响下,当季日本七大汽车生产商中六家业绩下滑。其中,日本首屈一指的丰田汽车公司销售额同比下滑5.7%,净利润下滑14.5%,是自2011年日本大地震以来销售额和净利润首次出现双降。

与此同时,日本企业信心不足导致对固定资产投资态度谨慎。与10年前相比,2015财年日本大企业持有现金额增长了32.4%,但固定资产投资额涨幅仅为前者一半,显示了在出口疲软和国内消费市场不振双重夹击下,日本企业不敢盲目扩大投资、缺乏扩大经营勇气的现状。

2016年7月25日,日本内阁府公布7月经济报告,下调对日本企业信心的基本评估,认为在强势日元和英国将脱离欧盟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下,日本企业面临一定经营困境。这是2016年3月23日,人们走过位于日本东京的日本银行大楼。

根据日本央行发布的调查,3月份日本大型制造业企业信心较去年12月份大幅下滑一半,6月份也仅实现环比持平;而大型非制造业企业信心在3月份环比下降后,6月份进一步下降。日本内阁府也在7月份经济报告中下调了对日本企业信心的基本评估,认为在强势日元和英国脱欧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下,日本企业正面临经营困境。

日本政府手中可打的政策牌已经不多。随着日本国债市场趋于饱和,日本货币政策发挥余地不大,而刚刚出炉的28.1万亿日元经济刺激计划也没有得到市场和民众的认可。在《日本经济新闻》对日本民众的调查中,认为经济刺激计划没有作用的受访者占61%,认为其有利于经济复苏的仅占24%。

过度依赖金融和财政政策实现增长的日本经济在今年被打回原形。日本内阁府7月份将2016财年实际GDP增长预期从此前预计的1.7%大幅下调至0.9%,将2017财年增长预期从2.2%下调至1.2%,标志着安倍政府提出的实际GDP增长2%的目标短期内难以实现。对于亟待结构性改革的日本经济来说,安倍经济学似乎已经丧失了回天之力。

搜索